您当前位置:四合院设计

四合院的室内装饰

概述:

     明清之际,人们对居室的审美要求已上升到了理论的高度,出现了不少专讲居室布置、装潢、器玩的陈列、摆设的专著。如袁中郎的《瓶史》、文震亨的《长物志》、沈三白的《浮生六记》等书。这些书有的讲整体布置的境界,有的讲独出心裁的创造,有的讲日常琐物的意趣,有的讲平淡生活中的无穷乐趣……其核心内容就是反对单调、呆板、奢华,提倡灵活,提倡韵致。
    对称,是四合院房屋建筑的特点,室内布置也强调这一点。李渔在充分肯定对称的正面作用的同时,又提出避免机械的对称,而是要在高低错落、虚实有致中相互照应,以显得自然,同时要与整个居室情调相一致,有和谐感。李渔说:“安器置物者务在纵横得当。”“厅壁不宜太素,亦忌太华,名人尺幅自不可少,但须浓淡得宜,错综有致。”他们把室内布置的理想,概括为“空灵”二字,具体表现为“宁古无时,宁朴无巧,宁俭无俗”。要置放适宜,富于变化,淡雅素洁,给人平和宁静,恬美如画的感觉。当然,这一境界的到达,并非轻易,它基于气质、基于性情、基于修养、基于慧心,关键是要善“悟”才行。
    在这方面,士大夫的书房是最具代表性的。四合院中的书房,一般为两明一暗的三间,明间兼客厅,这种书屋格局很普遍。尽管如此,室内的装饰仍然是很有个性的。比如,清末翰林周介仁的书房——“个斋”,其名称的来源就在于室内以竹装饰。陈设品为竹藤。这些竹藤的座椅、躺椅十分舒适,远胜过中看不中用的硬木家具。
    戊戌变法时期,康有为所寓南海会馆内的书房,是假山、爬山虎掩映中的四间北屋,室内装饰十分简朴。这一方面体现了主人变法图强的精神,同时也同会馆生活的短暂性有关。与之相反,那些带品有衔的士大夫们,其书房要讲究许多。有的还专分内、外书房,外书房就是客厅,内书房才真是看书写字的地方。它一般在临花园之处,造型都很雅致,有楼、榭、轩、馆、舫等多种形式。周围配以花坛、清池、假山、古木、修竹、名花等。内书房体现着主人的情趣爱好,四壁名人字画,多宝格上,宋版古书与商周礼器杂陈,文房四宝分列案头,墨、砚之讲究,也许价值千金。俗话说:“一年可起第(宅第),百年才能建起藏书楼”,说明没有三代人的收集,书斋之中很难是四壁古书。所以古诗云:“温暾笼牖昼初长,坐拥书城挹古香。”
    古文物专家朱家潽先生在他的《故宫退食记》中曾提到自己的书房,说是先父自英国回国后节衣缩食,朝夕讨求之后有了万卷藏书。解放前商务印《四部丛刊》时,专门向他家借过书。经过几十年的风雨,当年他父亲的书斋已变成了朱先生自己的“蜗居”,书城不再,只剩下几件参差不齐的书架书箱,外露部分是线装书若干,隔扇横楣上挂着“宝襄斋”的小匾。朱家浯先生对书香情有独钟。他觉得,只有线装木板书或抄本才有墨香味,其余的只能算油墨味。他心中的理想书房,除了这醉人的墨香之外,还应至少有三五间北房,而且带廊子的。明间前檐四隔扇、帘架、风门,东西次间坎墙支摘窗、糊纸,窗内上糊纱,下装玻璃。室内碧纱橱和栏杆罩。墙和顶棚糊纸。地面上排列着书架,陈设几案板凳、文具,绝对不兼作卧室或餐厅使用。这样的标准,架上群书的纸墨香和楠木书箱、樟木夹板配合,散发出幽香,令人神怡。春秋佳口,窗明几净,从窗纱透进庭院内花草的芬芳,与室内书香汇合,花间蜂喧,使人觉得生意盎然。
    然而,连朱先生的书房都成了“蜗居”,我辈凡人更甭想这种遥远的奢望了。好在有不少的文学作品当中都或多或少有这方面的描述,徜徉其间,也算一种精神享受。
    柳存仁的长篇小说《大都》中就记载过:“静山跟在父亲后面,只一会儿工夫,便转到了那座竹林的背后,踏进了书房的门槛。这间屋子原是三小间打通的,分成两截,前半截是书房,摆满了桌椅书架,后半间用蓝绒幕遮盖着,那是曾老师的卧室。好在开间很大,不觉局促。书房北首,这时墙上的孔夫子大成至圣先师像前摆好了一张桌子,点上香烛。也有几样供物。”上述描述,实际应算是私熟的教室,且是书兼卧室。接下来还有书房兼卧室的描述。不同的是,这里属于主人。这间屋子过去是没有多大陈设的,除了床铺、写字台、藤椅,就是几架玻璃大书橱,里面放的是蓝布厚套的许多线装木板书。书桌上是一只四方红木的文具格子,还装了两个小抽屉。这抽屉的构造很有趣,朝里使劲按左边的一只,右边的一只便自动耸出来了,按右边的一只,左边的一只就开了。文具格盘内。摆列着一块小小的端砚,砚盒是福建旧漆的,半已剥落,依旧光可鉴人,盒面刻着前清人作的五会八韵试帖诗,字迹娟娟可爱。一只枣红的小盂,盛着半盂清水。还有铜笔架,银朱墨,烧料的花镇纸,都很整齐地放在一起。那写字台对窗安放,大玻璃窗的高丽纸卷上去了,每天早晨台面斜射进一条阳光,照得纤尘不染,活是一个静心读书的好所在。”
    当然,四合院内不会光有书房。那么,其他房间内的摆设又如何呢?正殿三敞间东西掖间,共五间,东西掖间隔断不是雕花隔扇,而是木椅,大红银朱油的木板墙,二扇大门,上面毗卢帽跟大庙一样。陈设有地平。地平上有宝座,宝座后有屏风,宝座两边有一对筇端,一对香简,宝座后有一对扇,东西山墙有两条大长案,从屏风后出去是个穿堂。后檐墙有两个大柜。东西墙上各挂着一幅挂屏,每一个宫一个故事。如“婕好当熊”等,都是古代贤后妃的故事。画的对面是御笔宫训,以前有一部经典性的书《女诫》,是妇女平时必读的书。寝室在东耳房,屋子的特色是多炕,一问屋至少有前檐炕或后檐炕,有的屋子前后檐都有炕。(朱家潽《故宫退食录》)读了上述介绍,读者大概能猜出这是什么人的房间。是的,这是清代后妃的住处。即“六宫”之内。至于皇帝、如乾隆,他的居室什么样,因史藉上记载过详,不再引述。总之,世上的好东西差不多这里都有,简直就是一座珍宝馆。置身于这堆珠聚宝之地。富贵的确富贵,可是否舒适?这就很难说了。
林语堂的长篇小说《瞬息京华》(又译:《京华烟云》中所描写的四合院中的室内,简直就是《红楼梦》再现:那个客厅很高大,有普通两间屋子大,格调儿是淳朴、古雅、大方。三尺高的宫灯从顶棚上垂下来,光焰照在深蓝色云龙花样的地毯上,照在鲜绿的窗帘儿上,靠西头儿有一个巨大的黑杉木长椅子,上面铺着蓝缎子的硬垫子,前面摆着一个杉木茶几,旁边有两个脚凳。一切都是巨大、淳朴、严肃。一张高的红木桌子,用直条纹的木头做的,立在此墙之下,上面只摆了三件古玩。一件摆在中间,是镶有金线的古景泰蓝鼎。另外有一块大理石板,两尺见方,自然的花纹是烟雨迷的风景,其中有山顶,林木,半隐于云雾里。令人几乎不能相信的是。竟会有两只渔船,形状逼真。另一块大理石板,上面的花纹完全像一只大鸭子,鸭子的头、嘴、颈,几乎到完美如真的程度,另有微微淡一点的线条,满像身子的轮廓,一片棕蓝色正好像鸭子的脚。长椅子上面的墙上,挂的是山水画立轴,出自宋朝米襄阳的手笔,有十五尺,由于年代久远,绫子面儿和墨迹相混,呈现大理石的条纹,但是仍富有米氏浓墨的光彩,墨墨如漆,笔画道健。屋子的四周,还有若干硬木的直椅子,几个广东制造的硬木安乐椅。在大理石和红木上,表现出来整个的气氛,是堂皇崇高,淳朴清雅。
    这间堂屋,正面的布置是一张暗黄的长条案,案前是另一张八仙桌。这条案当中供着一只很高大的,深棕色雕花的神龛,雕琢得有门有户,龛顶和两边龛槛的盘花刻得原来是很考究的。不过,雕花盘饰的边缘里饱塞了灰尘,显然供在这里有好多年了。龛里供着许多位神主牌,前面一只锡香炉,一对蜡签。神龛的右首有一只坐地的长形老钟,滴答滴答地走着。龛的那一边又供了一座不很大的莲花座金色漆髹的释迦牟尼全身佛像,胸口有一个佛字,右手上托着一只宝瓶,前面放了一个小香炉,在黑暗中发出三点奇异的星星火焰。
    上述文字介绍了正房堂屋内的主要摆设,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主人的情趣。而条案上摆饰物,案前八仙桌的放置方法,是昔日四合院正房中所常见的。清末东四九条的估公府和理藩院尚书寿耆宅、太仆寺街桂良宅、拐棒胡同织造尹宅等都是这种摆法。不仅如此,在一些有品级的人家,正房的南墙上还会匾。比如《红楼梦》第三回: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先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是“荣禧堂”,后面有一行小字“×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儿宸翰之宝”’。这类御赐匾额比大门式样更容易显露时代的特点。
    一般人家,只把正房中间的一两间做客厅,其余的为卧室或起居室。《大都》中就是这样:“堂屋上房是三间坐北的大开间,润田夫妇占了东首的那间做卧房,左边的一间连着套间用墙壁隔断了。从堂屋北首开了一个桶窗门,朝左边拐便通到女儿住的屋里,朝右没有两步开了一扇玻璃后门,笔直走出去下了台阶便是第三进的院落。”“润田夫妇的卧房内,除了那一张松软的柚木大床外·靠着北墙斜放着一张小型的乌木横榻,两层棉被摊铺开来,上边垫了大红缎面的皮褥子。榻旁一张矮茶几上杂乱地放着一副烟盘,有灯盏,有枪,有照着叠起了洋钱边缘的齿痕凿饰得亮澄澄的小银罐子,里头装满了烟膏,还有一只嘴对嘴喝的小茶壶。”
    与这种把三间正房分隔开不同,《大都》中另一处是三间打通的:“原来这三间房屋,把中间的隔扇拆掉了,只留下近墙的两扇,上面横梁的下面仍旧是平阔的雕花木桶,厚呢的深蓝帘幕用钩子吊挂起来,绒丝绦子结扣在桶扇上。这里的隔扇用的是洋松板,漆着深棕色,雕盘挖通花的木桶当中,两面夹裱着几幅素净宣纸彩笔绘的仕女花卉。虽然是工匠之笔,倒也工整细腻,有的画一块石头,旁边栽植几条葱绿的水仙,淡白花儿微开了儿瓣;有的画芭蕉叶和架子上低首的鹦鹉;也有画苍松和振翩飞起的白鹤;也有海棠花旁嗡嗡的小粉蝶。白纸裁的形状也有像折扇面的,也有长幅的,也有团扇形的,都连带钤着腥红的篆字印章。齐着桶扇底下砖面,一共分铺着三条厚地毡,全是整幅的,恰像量着这三间砖面的尺寸织的,中间的一条,客人一进门就踏着了,它是照着天坛祈年殿的正面图样,用红蓝青白几种色彩把它穿嵌交细起来,铺得平平正正的,给人一种庄严深邃的美感。因为地毡衬着红木大理石面的圆桌,老式的酸枝条案,八仙桌,杌子,几张松软舒适的深红天鹅绒沙发,半个人身那么高的落地红釉大花瓶,各种字画,还有墙边挂着两只毛茸茸的鹿角,条案上玻璃盒子里面那只闪亮的,白银打的大兵舰……”作者在这里对堂屋中各种摆设的细致描绘,给人置身其中的真实感;仿佛百八十年前北京大宅门的堂屋景象重现眼前。
    曹禺的话剧《北京人》的剧本中,对昔日大宅门中的客厅,也有着细腻而独具特色的描写:
    这间小花厅是上房大客厅和前后院朝东的厢房交聚的所在,……小花厅的后墙几乎完全为一排狭长的纸糊的门扇和壁橱似的小书斋占满。这排纸糊的桶扇也宛全推开。……里面大客厅的门窗都开在右面,露着庭院中绿阴阴的枣树藤萝和白杨。有太阳时,阳光透过一列明亮的净窗,洒满屋内,又返射上去,屋内尘影浮沉,如在水中,暗淡的梁柱上的金粉,以及天花板上脱落的藻饰。也在回照里熠熠发光。……这小书斋居然也有一个名儿,门额上主人用楷书题了“养心斋”三个大字的横匾。……这间屋子决不露一点寒伧样,那苏钟装潢得十分堂皇,钟后那扇八角形的玻璃窗也打磨得光亮,里面深掩着杏色的幔子。钟前横放一架金锦包裹的玉如意,两旁摆列着盘景兰草和一对宝红古瓶。条案前立一张红木方桌,有些旧损,上面铺着紫线毯。靠方桌有两三把椅子和一只矮凳,擦得都很洁净。左边墙旁倚一张半月式的紫檀本桌,桌上有一盆佛手。当中一只透明的玻璃缸,有金鱼在水藻间悠然游漾。桌前有两三把小沙发,和一矮几儿。这面墙上悬挂一张董其昌的行书条幅,装裱颇古。近墙角处,倒悬一张素锦套着的七弦琴,橙黄的丝穗熏重地垂下来。后面养心斋与通大客厅的桶扇之间,空着一块白墙,一幅淡远秀动的墨竹挂在那儿,这看来似乎装裱得不久。在这幅竹子的右边,立一个乌木雕龙灯座,龙嘴衔一个四方的纱灯,灯纱是深蓝色的。画着彩色的花乌。左边放一个白底蓝花仿明瓷的大口瓷缸,里面斜插了十几幅画。缸边放两张方凳,凳上正搁着一只皮箱。这里不光有对客厅中摆设的描述,而且更有置身其中的感觉体验,如客厅中有阳光时的场景,是没来过这种客厅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因此,才显得格外传神,令人向往。
上面介绍的几例堂屋的典型摆设,在美化环境、点缀情趣中的作用重要。概括这些摆设的品种,大致不外盆景盆花,琴棋书画,剑瓶茶具、文房四房、古董器玩等等。这在《红楼梦》中对怡红院的描写最集中。刘姥姥酒后进得门来,迎面看见一幅笑容可掬、神态宛然的仕女图,到了里面,简直分不出间隔,四面都是雕空玲珑的木板“或‘流云百幅’,或‘岁老三友’,或山水人物,或翎毛花卉,或集锦,或博古,或万福万寿,……一桶一桶。或放书,或设鼎,或安置笔砚,或供设花瓶……且满墒皆是随依古董玩器之形把成的槽子,都是与壁相平的”。
    在这些旧式的摆设风格上,大致分为华丽和雅洁两种。这当中,财富的多与少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主人的性情。像林黛玉的潇湘馆。很是雅致、洁净。一明两暗的屋里,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倚案,窗前案上设着笔砚,架上磊满了书籍,也有钟鼎琴棋,却不事雕饰,朴素自然。清人李笠翁在这方面具有卓见,他强调“居室之制,贵精不贵丽,贵新奇大雅,不贵纤巧烂漫”,尤其讲究从标新立异当中寻情趣。同一房也,以彼处门窗挪入此处,便觉耳目一新,有如房舍皆迁者。从家具的陈设移动中寻求乐趣。其目的尤非是将身边和眼前的环境,摆布得更富有情趣,乐此者不觉其疲。
    接下来。就可供摆布的室内各种部件,做一些具体的介绍。
(一)隔扇
    隔扇就是室内具有不同用途的可动的框架。它的四周在边_框抹头内有仔边,中间空间都是满花式棂子,作为裱糊或安装玻璃的骨架。除了用作完全隔绝的各种墙壁外,还有很多极具装饰性的间隔物。如半隔断的可随意开合的桶门,半作隔断半作家具的书架、博古架,隔而不断或仅作区划标志的各种式样的罩等。这些雕刎精致、制作精细的隔断,是北京四合院建筑中最具特色的一部分。
    罩一般用于较富贵之家,由小木仿制帷帐而来,其雕刻极豪华,分栏杆罩、落地罩、几腿罩、圆光罩、炕罩、八方罩等等。这些隔扇和落地罩,一般都制作精细,朴素雅致,配上造型优美、简洁、明快的明清家具,气氛淡雅,传统风格浓厚。
    罩常用于两种不同地点但又性质相近的区域之间。如三开间大厅,可在左右两排柱旁顺梁枋安栏杆罩或花罩,以区分空间。中间明间为主要会客厅,左右次间则为随意漫谈处,也有在明间设纱桶,而在次间拖挂落飞罩,以区分不同的使用部分。罩和纱桶的使用,实际是分而不开,或仅作为区划的一种标志。但它不仅能将一个宽敞的空间划分成若干活动空间,而且可按需要布置家具,使室内空间分合自如,美观多变。
    栏杆罩是用立柱两根,将开间或进深分为三段,中间较宽的一段通行。顶端多用几腿罩,左右段下部做成雕刻精细的栏杆,用于室内,颇具园林风味。
    落地罩是在开间左右柱或进深前后柱边各安一扇桶扇,直落地面。桶扇上加横披;横披与槁扇相交成直角处,安花牙子。有的形式直如飞罩,两端着地。
    碧纱橱是隔扇的主要形式。启功先生在为《红楼梦》第三回中“碧纱厨”作注时称:“碧纱厨——帏幛一类的东西。用木头做成架子;顶和四周蒙上碧纱,可以折叠。夏天张开摆在室内或园中,坐卧在里面,可避蚁蝇。”但北京文物研究所编的《中国古代建筑辞典》“碧纱橱”词条的解释为:“用于内檐的桶扇。在分间隔断上,常满装槁扇,用六扇、八扇甚至十几扇,视进深大小而定。每块槁扇的结构,同外檐装修一样,但用起来轻松巧纤细,多以紫檀、红木、沉香、铁梨等硬木做成,有的还用景泰蓝、青玉、螺钿在上面镶嵌花纹、雕刻制作均极精致。槅心部分常糊以绿纱,故称碧纱橱。”
    以上关于碧纱橱的两种解释,至少在形状上,说法就有很大差别。那么究竟以谁为准呢?实际上,无论是启功先生,还是北京文研所,二者的解释都符合事实,问题只是在于,二者对碧纱橱解释时的阶段不同。启功先生介绍的碧纱橱,实际上是它的起源及最初形态。而后者的解释,则着眼于碧纱橱形态发展的最高阶段——清朝末年,乃至民国年间。如果把上述两种解释综合在一起,才可算是关于“碧纱橱”的完整含义。
    许姬传老先生曾在20世纪初,随其外祖父徐致靖,应康有为之邀,前往西湖边的刘庄小住。在此期间,“仅老(徐公)住在碧纱橱内(碧纱橱是夏天防蚊蝇的特种设备),我们弟兄三人(许姬传等)住在外间。”这段话证实了碧纱橱的确是启功先乍所说的样子。而且它在南方也很普遍。
    花罩是中间为门洞,上下左右皆为木制雕花,费工费料,造价甚高。炕罩,就是位于炕边沿的木罩,形式似落地罩。飞罩,是两端下垂,但不落地,状如拱门,用在脊柱和纱桶间。几腿罩是飞罩的一种,两端下垂,上部呈穹隆形,但两端用小垂柱收住,形如几案的腿。
(二)帘子
    门帘是门的附属物,冬天的厚门帘可挡风寒;夏天挂竹帘透风遮蚊蝇;布帘是在不关门的情况下,保持居室隐奥。所以,它的作用非门所能代替。
    《红楼梦》中,曾多次写到门帘。第六十四回:“……早有廊下的老婆子打起帘子,让贾琏进去。”第八回:“宝玉听说,忙下了炕来至里间门前,只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
    在古人的诗句中。“帘”的出现率极高,俯拾皆是。如“风帘自上钩”、“疏帘听雨声”、“落日在帘钩”、“升日在帘栊”、“花影在重帘”、“草色入帘青”、“鸟窥所卷帘”、“风帘人双燕”、“重帘不卷留香久”、“碧楼帘影不透愁”、“试问卷帘人,却道沲棠依旧”,等等。
    帘子还因用木珠或玉珠串成,而成为一种工艺品。常见的是用不同的珠子串成各种吉祥图案,既实用又美观。近年来,民间喜刚废挂历制作门帘,把橄榄球状的纸卷串起来,固定在木架上,色彩绚丽,别具风格。
    窗帘也算帘子的一种,它是随着西式装饰风格的引进而在中国不断发展的,以至成为居室中的重要装饰。
(三)炕
    炕在北方广泛使用。尤其是清朝入关,成为全国的统治者以后,从皇宫到民间,炕的样式更加繁多。清朝嘉庆年阃的《燕台口号》竹枝词云:“嵇康锻灶事堪师,土炕烧来暖可知。睡觉也须防炙背,积薪抱火始燃时。”许多贫寒人家中,炕边的灶砌高些,是为了既能暖炕。又能烧饭,俗语叫“锅台连着炕”。热炕,尤其是炕头,冬天很暖和。李光庭的《乡言解颐》说:“京师睡煤炕者多”,意思是北京人都睡热炕,用煤烧。《大都》:“这屋子没有床,齐着墙壁和左边的窗牖占了全间三分之二的地盘,盖了个二尺来高的土炕,炕倒是够大的,照理,能躺一家子的人呢。是夏天,当然也没有拢着了火,要不然,炕眼里煤炉子烧的热气准能把整张的炕席子熥得烫烫的,比什么都暖和。这席子是北方人土造的粗糙的编草席,但传热的力景比什么都强。”
    《红楼梦》中也写到了炕,但指的是木炕,就是用数张平板木床组合,外装一个炕帮:炕罩。它是从南方习惯使用的架子床演变而来的。在室内明间的,有“堂屋后炕”,在次问、梢问的有前檐炕(前窗下)、后檐炕、靠山墙的顺山大炕,还有在两端各加出一小长方面积的佛字炕。
    皇宫中也有炕,也烧火,但是地炕,满地有火道,而灶在廊子上。供取暖的炭火,因使用者的级品不同而数量差异极大。
四)家具
    家具被形象地称为“屋肚肠”,依作用不同分为桌、椅几、
案、床、榻、橱、柜、屏风等多种。在明、清两代,家具的类型和式样,除了满足生活起居的需要外,和建筑也有更紧密的联系。一般厅堂、卧室、书斋等都相应地有几种常用的家具配置。
    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在描写到主人公韩子奇家的卧室时,介绍了一些当年四合院家居中常用的家具,及其摆法:“隔扇门里,靠墙摆着榆木擦漆大立柜,南墙窗下一式四件包着钢角带铜扣儿、铜锁的衣箱,东面靠墙一只硬木茶几,两张明式靠背椅。挨着床的地方,一头儿是带抽屉的床头柜,一头儿是钱柜和梳妆匣。全套家具都是搬人新居那年买的龙顺成桌椅柜箱铺的百年牢,二十五年了,至今都没走样儿。北面,一张大铜床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一,两头高高的床栏上,铸着浮雕缠技花卉,洋味儿的古色古香,和包房间的雕花隔扇、硬木家具倒也协调。”
    在上文中,几乎写到了老式家具的基本类型,尤其提到了西洋式样的大铜床,这是淘汰了北方旧式土炕后出现的新气象。不仅如此,有的人家中,洋式家具的品种还要多。同在《穆斯林的葬礼》中,提到一位英国人亨特家的客厅。其中,西式的大壁炉,枝形吊灯和维多利亚时代的沙发,与明式的硬木桌椅、百宝格硬木柜并存这是民国前后,许多住在北京的外国人家中的普遍景象。甚至美国使馆中的房间布置也是如此。
    外国人对中式(主要指明清)家具情有独钟,主要是因为它们精湛的工艺,优美的造型,高贵的材质和舒适的享受。几乎每件家具都表现出体型稳重、比例适度、线条利落、端庄活泼的特点。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珍赏》一书中评价明代紫檀扇面形南下官帽椅时说:“四足外但,侧脚显著,……管脚枨不仅用明榫,而且出头少许,坚固而不觉累赘。……造型舒展而凝重,选村髂洁,做工精湛。”
    硬木家具上常常雕有美丽的花纹和各种吉祥图案作为装饰。此外,如合页、拉手、扭头等铜活儿的使用,装饰得硬木家具更加端庄秀丽,古色古香。在经过了多年的战争和动荡,能传到今天的明清家具,几乎都成为了珍宝。
    对称,是四合院房屋建筑的特点,室内布置也强调这一点。李渔在充分肯定对称的正面作用的同时,又提出避免机械的对称,而是要在高低错落、虚实有致中相互照应,以显得自然,同时要与整个居室情调相一致,有和谐感。李渔说:“安器置物者务在纵横得当。”“厅壁不宜太素,亦忌太华,名人尺幅自不可少,但须浓淡得宜,错综有致。”他们把室内布置的理想,概括为“空灵”二字,具体表现为“宁古无时,宁朴无巧,宁俭无俗”。要置放适宜,富于变化,淡雅素洁,给人平和宁静,恬美如画的感觉。当然,这一境界的到达,并非轻易,它基于气质、基于性情、基于修养、基于慧心,关键是要善“悟”才行。
    在这方面,士大夫的书房是最具代表性的。四合院中的书房,一般为两明一暗的三间,明间兼客厅,这种书屋格局很普遍。尽管如此,室内的装饰仍然是很有个性的。比如,清末翰林周介仁的书房——“个斋”,其名称的来源就在于室内以竹装饰。陈设品为竹藤。这些竹藤的座椅、躺椅十分舒适,远胜过中看不中用的硬木家具。
    戊戌变法时期,康有为所寓南海会馆内的书房,是假山、爬山虎掩映中的四间北屋,室内装饰十分简朴。这一方面体现了主人变法图强的精神,同时也同会馆生活的短暂性有关。与之相反,那些带品有衔的士大夫们,其书房要讲究许多。有的还专分内、外书房,外书房就是客厅,内书房才真是看书写字的地方。它一般在临花园之处,造型都很雅致,有楼、榭、轩、馆、舫等多种形式。周围配以花坛、清池、假山、古木、修竹、名花等。内书房体现着主人的情趣爱好,四壁名人字画,多宝格上,宋版古书与商周礼器杂陈,文房四宝分列案头,墨、砚之讲究,也许价值千金。俗话说:“一年可起第(宅第),百年才能建起藏书楼”,说明没有三代人的收集,书斋之中很难是四壁古书。所以古诗云:“温暾笼牖昼初长,坐拥书城挹古香。”
    古文物专家朱家潽先生在他的《故宫退食记》中曾提到自己的书房,说是先父自英国回国后节衣缩食,朝夕讨求之后有了万卷藏书。解放前商务印《四部丛刊》时,专门向他家借过书。经过几十年的风雨,当年他父亲的书斋已变成了朱先生自己的“蜗居”,书城不再,只剩下几件参差不齐的书架书箱,外露部分是线装书若干,隔扇横楣上挂着“宝襄斋”的小匾。朱家浯先生对书香情有独钟。他觉得,只有线装木板书或抄本才有墨香味,其余的只能算油墨味。他心中的理想书房,除了这醉人的墨香之外,还应至少有三五间北房,而且带廊子的。明间前檐四隔扇、帘架、风门,东西次间坎墙支摘窗、糊纸,窗内上糊纱,下装玻璃。室内碧纱橱和栏杆罩。墙和顶棚糊纸。地面上排列着书架,陈设几案板凳、文具,绝对不兼作卧室或餐厅使用。这样的标准,架上群书的纸墨香和楠木书箱、樟木夹板配合,散发出幽香,令人神怡。春秋佳口,窗明几净,从窗纱透进庭院内花草的芬芳,与室内书香汇合,花间蜂喧,使人觉得生意盎然。
    然而,连朱先生的书房都成了“蜗居”,我辈凡人更甭想这种遥远的奢望了。好在有不少的文学作品当中都或多或少有这方面的描述,徜徉其间,也算一种精神享受。
    柳存仁的长篇小说《大都》中就记载过:“静山跟在父亲后面,只一会儿工夫,便转到了那座竹林的背后,踏进了书房的门槛。这间屋子原是三小间打通的,分成两截,前半截是书房,摆满了桌椅书架,后半间用蓝绒幕遮盖着,那是曾老师的卧室。好在开间很大,不觉局促。书房北首,这时墙上的孔夫子大成至圣先师像前摆好了一张桌子,点上香烛。也有几样供物。”上述描述,实际应算是私熟的教室,且是书兼卧室。接下来还有书房兼卧室的描述。不同的是,这里属于主人。这间屋子过去是没有多大陈设的,除了床铺、写字台、藤椅,就是几架玻璃大书橱,里面放的是蓝布厚套的许多线装木板书。书桌上是一只四方红木的文具格子,还装了两个小抽屉。这抽屉的构造很有趣,朝里使劲按左边的一只,右边的一只便自动耸出来了,按右边的一只,左边的一只就开了。文具格盘内。摆列着一块小小的端砚,砚盒是福建旧漆的,半已剥落,依旧光可鉴人,盒面刻着前清人作的五会八韵试帖诗,字迹娟娟可爱。一只枣红的小盂,盛着半盂清水。还有铜笔架,银朱墨,烧料的花镇纸,都很整齐地放在一起。那写字台对窗安放,大玻璃窗的高丽纸卷上去了,每天早晨台面斜射进一条阳光,照得纤尘不染,活是一个静心读书的好所在。”
    当然,四合院内不会光有书房。那么,其他房间内的摆设又如何呢?正殿三敞间东西掖间,共五间,东西掖间隔断不是雕花隔扇,而是木椅,大红银朱油的木板墙,二扇大门,上面毗卢帽跟大庙一样。陈设有地平。地平上有宝座,宝座后有屏风,宝座两边有一对筇端,一对香简,宝座后有一对扇,东西山墙有两条大长案,从屏风后出去是个穿堂。后檐墙有两个大柜。东西墙上各挂着一幅挂屏,每一个宫一个故事。如“婕好当熊”等,都是古代贤后妃的故事。画的对面是御笔宫训,以前有一部经典性的书《女诫》,是妇女平时必读的书。寝室在东耳房,屋子的特色是多炕,一问屋至少有前檐炕或后檐炕,有的屋子前后檐都有炕。(朱家潽《故宫退食录》)读了上述介绍,读者大概能猜出这是什么人的房间。是的,这是清代后妃的住处。即“六宫”之内。至于皇帝、如乾隆,他的居室什么样,因史藉上记载过详,不再引述。总之,世上的好东西差不多这里都有,简直就是一座珍宝馆。置身于这堆珠聚宝之地。富贵的确富贵,可是否舒适?这就很难说了。
林语堂的长篇小说《瞬息京华》(又译:《京华烟云》中所描写的四合院中的室内,简直就是《红楼梦》再现:那个客厅很高大,有普通两间屋子大,格调儿是淳朴、古雅、大方。三尺高的宫灯从顶棚上垂下来,光焰照在深蓝色云龙花样的地毯上,照在鲜绿的窗帘儿上,靠西头儿有一个巨大的黑杉木长椅子,上面铺着蓝缎子的硬垫子,前面摆着一个杉木茶几,旁边有两个脚凳。一切都是巨大、淳朴、严肃。一张高的红木桌子,用直条纹的木头做的,立在此墙之下,上面只摆了三件古玩。一件摆在中间,是镶有金线的古景泰蓝鼎。另外有一块大理石板,两尺见方,自然的花纹是烟雨迷的风景,其中有山顶,林木,半隐于云雾里。令人几乎不能相信的是。竟会有两只渔船,形状逼真。另一块大理石板,上面的花纹完全像一只大鸭子,鸭子的头、嘴、颈,几乎到完美如真的程度,另有微微淡一点的线条,满像身子的轮廓,一片棕蓝色正好像鸭子的脚。长椅子上面的墙上,挂的是山水画立轴,出自宋朝米襄阳的手笔,有十五尺,由于年代久远,绫子面儿和墨迹相混,呈现大理石的条纹,但是仍富有米氏浓墨的光彩,墨墨如漆,笔画道健。屋子的四周,还有若干硬木的直椅子,几个广东制造的硬木安乐椅。在大理石和红木上,表现出来整个的气氛,是堂皇崇高,淳朴清雅。
    这间堂屋,正面的布置是一张暗黄的长条案,案前是另一张八仙桌。这条案当中供着一只很高大的,深棕色雕花的神龛,雕琢得有门有户,龛顶和两边龛槛的盘花刻得原来是很考究的。不过,雕花盘饰的边缘里饱塞了灰尘,显然供在这里有好多年了。龛里供着许多位神主牌,前面一只锡香炉,一对蜡签。神龛的右首有一只坐地的长形老钟,滴答滴答地走着。龛的那一边又供了一座不很大的莲花座金色漆髹的释迦牟尼全身佛像,胸口有一个佛字,右手上托着一只宝瓶,前面放了一个小香炉,在黑暗中发出三点奇异的星星火焰。
    上述文字介绍了正房堂屋内的主要摆设,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主人的情趣。而条案上摆饰物,案前八仙桌的放置方法,是昔日四合院正房中所常见的。清末东四九条的估公府和理藩院尚书寿耆宅、太仆寺街桂良宅、拐棒胡同织造尹宅等都是这种摆法。不仅如此,在一些有品级的人家,正房的南墙上还会匾。比如《红楼梦》第三回: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先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字是“荣禧堂”,后面有一行小字“×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儿宸翰之宝”’。这类御赐匾额比大门式样更容易显露时代的特点。
    一般人家,只把正房中间的一两间做客厅,其余的为卧室或起居室。《大都》中就是这样:“堂屋上房是三间坐北的大开间,润田夫妇占了东首的那间做卧房,左边的一间连着套间用墙壁隔断了。从堂屋北首开了一个桶窗门,朝左边拐便通到女儿住的屋里,朝右没有两步开了一扇玻璃后门,笔直走出去下了台阶便是第三进的院落。”“润田夫妇的卧房内,除了那一张松软的柚木大床外·靠着北墙斜放着一张小型的乌木横榻,两层棉被摊铺开来,上边垫了大红缎面的皮褥子。榻旁一张矮茶几上杂乱地放着一副烟盘,有灯盏,有枪,有照着叠起了洋钱边缘的齿痕凿饰得亮澄澄的小银罐子,里头装满了烟膏,还有一只嘴对嘴喝的小茶壶。”
    与这种把三间正房分隔开不同,《大都》中另一处是三间打通的:“原来这三间房屋,把中间的隔扇拆掉了,只留下近墙的两扇,上面横梁的下面仍旧是平阔的雕花木桶,厚呢的深蓝帘幕用钩子吊挂起来,绒丝绦子结扣在桶扇上。这里的隔扇用的是洋松板,漆着深棕色,雕盘挖通花的木桶当中,两面夹裱着几幅素净宣纸彩笔绘的仕女花卉。虽然是工匠之笔,倒也工整细腻,有的画一块石头,旁边栽植几条葱绿的水仙,淡白花儿微开了儿瓣;有的画芭蕉叶和架子上低首的鹦鹉;也有画苍松和振翩飞起的白鹤;也有海棠花旁嗡嗡的小粉蝶。白纸裁的形状也有像折扇面的,也有长幅的,也有团扇形的,都连带钤着腥红的篆字印章。齐着桶扇底下砖面,一共分铺着三条厚地毡,全是整幅的,恰像量着这三间砖面的尺寸织的,中间的一条,客人一进门就踏着了,它是照着天坛祈年殿的正面图样,用红蓝青白几种色彩把它穿嵌交细起来,铺得平平正正的,给人一种庄严深邃的美感。因为地毡衬着红木大理石面的圆桌,老式的酸枝条案,八仙桌,杌子,几张松软舒适的深红天鹅绒沙发,半个人身那么高的落地红釉大花瓶,各种字画,还有墙边挂着两只毛茸茸的鹿角,条案上玻璃盒子里面那只闪亮的,白银打的大兵舰……”作者在这里对堂屋中各种摆设的细致描绘,给人置身其中的真实感;仿佛百八十年前北京大宅门的堂屋景象重现眼前。
    曹禺的话剧《北京人》的剧本中,对昔日大宅门中的客厅,也有着细腻而独具特色的描写:
    这间小花厅是上房大客厅和前后院朝东的厢房交聚的所在,……小花厅的后墙几乎完全为一排狭长的纸糊的门扇和壁橱似的小书斋占满。这排纸糊的桶扇也宛全推开。……里面大客厅的门窗都开在右面,露着庭院中绿阴阴的枣树藤萝和白杨。有太阳时,阳光透过一列明亮的净窗,洒满屋内,又返射上去,屋内尘影浮沉,如在水中,暗淡的梁柱上的金粉,以及天花板上脱落的藻饰。也在回照里熠熠发光。……这小书斋居然也有一个名儿,门额上主人用楷书题了“养心斋”三个大字的横匾。……这间屋子决不露一点寒伧样,那苏钟装潢得十分堂皇,钟后那扇八角形的玻璃窗也打磨得光亮,里面深掩着杏色的幔子。钟前横放一架金锦包裹的玉如意,两旁摆列着盘景兰草和一对宝红古瓶。条案前立一张红木方桌,有些旧损,上面铺着紫线毯。靠方桌有两三把椅子和一只矮凳,擦得都很洁净。左边墙旁倚一张半月式的紫檀本桌,桌上有一盆佛手。当中一只透明的玻璃缸,有金鱼在水藻间悠然游漾。桌前有两三把小沙发,和一矮几儿。这面墙上悬挂一张董其昌的行书条幅,装裱颇古。近墙角处,倒悬一张素锦套着的七弦琴,橙黄的丝穗熏重地垂下来。后面养心斋与通大客厅的桶扇之间,空着一块白墙,一幅淡远秀动的墨竹挂在那儿,这看来似乎装裱得不久。在这幅竹子的右边,立一个乌木雕龙灯座,龙嘴衔一个四方的纱灯,灯纱是深蓝色的。画着彩色的花乌。左边放一个白底蓝花仿明瓷的大口瓷缸,里面斜插了十几幅画。缸边放两张方凳,凳上正搁着一只皮箱。这里不光有对客厅中摆设的描述,而且更有置身其中的感觉体验,如客厅中有阳光时的场景,是没来过这种客厅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因此,才显得格外传神,令人向往。
上面介绍的几例堂屋的典型摆设,在美化环境、点缀情趣中的作用重要。概括这些摆设的品种,大致不外盆景盆花,琴棋书画,剑瓶茶具、文房四房、古董器玩等等。这在《红楼梦》中对怡红院的描写最集中。刘姥姥酒后进得门来,迎面看见一幅笑容可掬、神态宛然的仕女图,到了里面,简直分不出间隔,四面都是雕空玲珑的木板“或‘流云百幅’,或‘岁老三友’,或山水人物,或翎毛花卉,或集锦,或博古,或万福万寿,……一桶一桶。或放书,或设鼎,或安置笔砚,或供设花瓶……且满墒皆是随依古董玩器之形把成的槽子,都是与壁相平的”。
    在这些旧式的摆设风格上,大致分为华丽和雅洁两种。这当中,财富的多与少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主人的性情。像林黛玉的潇湘馆。很是雅致、洁净。一明两暗的屋里,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倚案,窗前案上设着笔砚,架上磊满了书籍,也有钟鼎琴棋,却不事雕饰,朴素自然。清人李笠翁在这方面具有卓见,他强调“居室之制,贵精不贵丽,贵新奇大雅,不贵纤巧烂漫”,尤其讲究从标新立异当中寻情趣。同一房也,以彼处门窗挪入此处,便觉耳目一新,有如房舍皆迁者。从家具的陈设移动中寻求乐趣。其目的尤非是将身边和眼前的环境,摆布得更富有情趣,乐此者不觉其疲。
    接下来。就可供摆布的室内各种部件,做一些具体的介绍。
(一)隔扇
    隔扇就是室内具有不同用途的可动的框架。它的四周在边_框抹头内有仔边,中间空间都是满花式棂子,作为裱糊或安装玻璃的骨架。除了用作完全隔绝的各种墙壁外,还有很多极具装饰性的间隔物。如半隔断的可随意开合的桶门,半作隔断半作家具的书架、博古架,隔而不断或仅作区划标志的各种式样的罩等。这些雕刎精致、制作精细的隔断,是北京四合院建筑中最具特色的一部分。
    罩一般用于较富贵之家,由小木仿制帷帐而来,其雕刻极豪华,分栏杆罩、落地罩、几腿罩、圆光罩、炕罩、八方罩等等。这些隔扇和落地罩,一般都制作精细,朴素雅致,配上造型优美、简洁、明快的明清家具,气氛淡雅,传统风格浓厚。
    罩常用于两种不同地点但又性质相近的区域之间。如三开间大厅,可在左右两排柱旁顺梁枋安栏杆罩或花罩,以区分空间。中间明间为主要会客厅,左右次间则为随意漫谈处,也有在明间设纱桶,而在次间拖挂落飞罩,以区分不同的使用部分。罩和纱桶的使用,实际是分而不开,或仅作为区划的一种标志。但它不仅能将一个宽敞的空间划分成若干活动空间,而且可按需要布置家具,使室内空间分合自如,美观多变。
    栏杆罩是用立柱两根,将开间或进深分为三段,中间较宽的一段通行。顶端多用几腿罩,左右段下部做成雕刻精细的栏杆,用于室内,颇具园林风味。
    落地罩是在开间左右柱或进深前后柱边各安一扇桶扇,直落地面。桶扇上加横披;横披与槁扇相交成直角处,安花牙子。有的形式直如飞罩,两端着地。
    碧纱橱是隔扇的主要形式。启功先生在为《红楼梦》第三回中“碧纱厨”作注时称:“碧纱厨——帏幛一类的东西。用木头做成架子;顶和四周蒙上碧纱,可以折叠。夏天张开摆在室内或园中,坐卧在里面,可避蚁蝇。”但北京文物研究所编的《中国古代建筑辞典》“碧纱橱”词条的解释为:“用于内檐的桶扇。在分间隔断上,常满装槁扇,用六扇、八扇甚至十几扇,视进深大小而定。每块槁扇的结构,同外檐装修一样,但用起来轻松巧纤细,多以紫檀、红木、沉香、铁梨等硬木做成,有的还用景泰蓝、青玉、螺钿在上面镶嵌花纹、雕刻制作均极精致。槅心部分常糊以绿纱,故称碧纱橱。”
    以上关于碧纱橱的两种解释,至少在形状上,说法就有很大差别。那么究竟以谁为准呢?实际上,无论是启功先生,还是北京文研所,二者的解释都符合事实,问题只是在于,二者对碧纱橱解释时的阶段不同。启功先生介绍的碧纱橱,实际上是它的起源及最初形态。而后者的解释,则着眼于碧纱橱形态发展的最高阶段——清朝末年,乃至民国年间。如果把上述两种解释综合在一起,才可算是关于“碧纱橱”的完整含义。
    许姬传老先生曾在20世纪初,随其外祖父徐致靖,应康有为之邀,前往西湖边的刘庄小住。在此期间,“仅老(徐公)住在碧纱橱内(碧纱橱是夏天防蚊蝇的特种设备),我们弟兄三人(许姬传等)住在外间。”这段话证实了碧纱橱的确是启功先乍所说的样子。而且它在南方也很普遍。
    花罩是中间为门洞,上下左右皆为木制雕花,费工费料,造价甚高。炕罩,就是位于炕边沿的木罩,形式似落地罩。飞罩,是两端下垂,但不落地,状如拱门,用在脊柱和纱桶间。几腿罩是飞罩的一种,两端下垂,上部呈穹隆形,但两端用小垂柱收住,形如几案的腿。
(二)帘子
    门帘是门的附属物,冬天的厚门帘可挡风寒;夏天挂竹帘透风遮蚊蝇;布帘是在不关门的情况下,保持居室隐奥。所以,它的作用非门所能代替。
    《红楼梦》中,曾多次写到门帘。第六十四回:“……早有廊下的老婆子打起帘子,让贾琏进去。”第八回:“宝玉听说,忙下了炕来至里间门前,只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
    在古人的诗句中。“帘”的出现率极高,俯拾皆是。如“风帘自上钩”、“疏帘听雨声”、“落日在帘钩”、“升日在帘栊”、“花影在重帘”、“草色入帘青”、“鸟窥所卷帘”、“风帘人双燕”、“重帘不卷留香久”、“碧楼帘影不透愁”、“试问卷帘人,却道沲棠依旧”,等等。
    帘子还因用木珠或玉珠串成,而成为一种工艺品。常见的是用不同的珠子串成各种吉祥图案,既实用又美观。近年来,民间喜刚废挂历制作门帘,把橄榄球状的纸卷串起来,固定在木架上,色彩绚丽,别具风格。
    窗帘也算帘子的一种,它是随着西式装饰风格的引进而在中国不断发展的,以至成为居室中的重要装饰。
(三)炕
    炕在北方广泛使用。尤其是清朝入关,成为全国的统治者以后,从皇宫到民间,炕的样式更加繁多。清朝嘉庆年阃的《燕台口号》竹枝词云:“嵇康锻灶事堪师,土炕烧来暖可知。睡觉也须防炙背,积薪抱火始燃时。”许多贫寒人家中,炕边的灶砌高些,是为了既能暖炕。又能烧饭,俗语叫“锅台连着炕”。热炕,尤其是炕头,冬天很暖和。李光庭的《乡言解颐》说:“京师睡煤炕者多”,意思是北京人都睡热炕,用煤烧。《大都》:“这屋子没有床,齐着墙壁和左边的窗牖占了全间三分之二的地盘,盖了个二尺来高的土炕,炕倒是够大的,照理,能躺一家子的人呢。是夏天,当然也没有拢着了火,要不然,炕眼里煤炉子烧的热气准能把整张的炕席子熥得烫烫的,比什么都暖和。这席子是北方人土造的粗糙的编草席,但传热的力景比什么都强。”
    《红楼梦》中也写到了炕,但指的是木炕,就是用数张平板木床组合,外装一个炕帮:炕罩。它是从南方习惯使用的架子床演变而来的。在室内明间的,有“堂屋后炕”,在次问、梢问的有前檐炕(前窗下)、后檐炕、靠山墙的顺山大炕,还有在两端各加出一小长方面积的佛字炕。
    皇宫中也有炕,也烧火,但是地炕,满地有火道,而灶在廊子上。供取暖的炭火,因使用者的级品不同而数量差异极大。
四)家具
    家具被形象地称为“屋肚肠”,依作用不同分为桌、椅几、
案、床、榻、橱、柜、屏风等多种。在明、清两代,家具的类型和式样,除了满足生活起居的需要外,和建筑也有更紧密的联系。一般厅堂、卧室、书斋等都相应地有几种常用的家具配置。
    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在描写到主人公韩子奇家的卧室时,介绍了一些当年四合院家居中常用的家具,及其摆法:“隔扇门里,靠墙摆着榆木擦漆大立柜,南墙窗下一式四件包着钢角带铜扣儿、铜锁的衣箱,东面靠墙一只硬木茶几,两张明式靠背椅。挨着床的地方,一头儿是带抽屉的床头柜,一头儿是钱柜和梳妆匣。全套家具都是搬人新居那年买的龙顺成桌椅柜箱铺的百年牢,二十五年了,至今都没走样儿。北面,一张大铜床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一,两头高高的床栏上,铸着浮雕缠技花卉,洋味儿的古色古香,和包房间的雕花隔扇、硬木家具倒也协调。”
    在上文中,几乎写到了老式家具的基本类型,尤其提到了西洋式样的大铜床,这是淘汰了北方旧式土炕后出现的新气象。不仅如此,有的人家中,洋式家具的品种还要多。同在《穆斯林的葬礼》中,提到一位英国人亨特家的客厅。其中,西式的大壁炉,枝形吊灯和维多利亚时代的沙发,与明式的硬木桌椅、百宝格硬木柜并存这是民国前后,许多住在北京的外国人家中的普遍景象。甚至美国使馆中的房间布置也是如此。
    外国人对中式(主要指明清)家具情有独钟,主要是因为它们精湛的工艺,优美的造型,高贵的材质和舒适的享受。几乎每件家具都表现出体型稳重、比例适度、线条利落、端庄活泼的特点。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珍赏》一书中评价明代紫檀扇面形南下官帽椅时说:“四足外但,侧脚显著,……管脚枨不仅用明榫,而且出头少许,坚固而不觉累赘。……造型舒展而凝重,选村髂洁,做工精湛。”
    硬木家具上常常雕有美丽的花纹和各种吉祥图案作为装饰。此外,如合页、拉手、扭头等铜活儿的使用,装饰得硬木家具更加端庄秀丽,古色古香。在经过了多年的战争和动荡,能传到今天的明清家具,几乎都成为了珍宝。


相关热词搜索: 中式设计,别墅设计,四合院设计 收费标准 装修咨询 我要设计预约

中式装修咨询
您的称呼:
联系电话:
设计需求:
项目城市: